无题


人物如果有OOC很抱歉。
有感而发的段子。
飒光,没有肉只有肉渣(。
当下山一行人回到山上,已经是一天后的事情了。一行人都是狼狈不堪的样子,光宗手里捧着白毛巾,小心翼翼地走到飒人身边。拉了拉他的衣角。
飒人在额前深蓝色的头发几乎都贴在了额头上,不动声色地滴着水。光宗看不清他的表情,心里却好似笼罩上了一片乌云。他从没见过这样的飒人。
像是在酝酿什么似的,他周身的气压都有些低。光宗想着也许是对方还在生自己的气,努力迫使自己先开了口:“飒....”话还没说完手就感到一阵剧痛,对方拎着自己的手腕把自己扭离众人,狠狠地摔在了墙上。
所幸众人并没有意识到。光宗忍受着后背的疼痛时只想到了这个,短...

【天加】三点一刻

“喂,加贺美,米饭完全没熟啊。” 天道合上了电饭锅的盖子,很轻松地把正在整理买来的蔬菜的加贺美拎到面前来。 

“哈?!怎么会有那种事情?”加贺美挠了挠头,认真地苦恼了起来,然后突然灵光一现想到了最有可能的答案。

虽然天道看待那锅半生不熟的米饭的第一反应就是这个:“一定是插头接触不好吧!”

天道却轻飘飘的话把抛给了加贺美:“这种时候难道不是要先找自己的问题吗?” 

加贺美咬了咬下唇:“是啊 这是我的错。下次会注意的。” 

“哈?听不见,声音太小了啊。”天道故意把带着温热水汽的话语送到加贺美耳畔。

然后看着对方恼羞成怒又老老实实地回答的...

【麻药】格杰

奥兹华尔德从蕾西曾经最喜欢的庭院旁经过时,他看到杰克毫无形象地睡在草丛里,午后的阳光细细勾勒出他散漫的睡颜,冬天的午后暖意几乎是稀薄的了,然而杰克毫不在意地在庭院里睡得香甜。

奥兹华尔德走了过去,把一声叹息藏在打着旋落下的落叶声里,一阵风把庭院里树木吹得飘摇,风停时奥兹华尔德的风衣已经落到了杰克的身上,杰克轻轻地往衣服里缩了缩,而奥兹华尔德鬼使神差的,轻轻把杰克头上的那片落叶,拂了开。

有一定的温度,却注定不会暖人心脾。

他喜欢笑,奥兹华尔德觉得他笑的太多,真假不明。但是,没有人真正在意。

他伸手挡住并不刺眼的冬日阳光,看着这个庭院里,似乎到处都留下了杰克的脚印,杰克的足迹当然不会留下...

【蕉橙】五分钟短打。

因为太渣了所以用繁体

新年想好好写一篇蕉橙的还是没写成,结果还是写了平淡无奇的段子。



紘汰枕上早已死去的神樹,眼裏盛滿了漫天的星光,像是在自言自語,又像是在寂寞的小聲抱怨:


“真是的,戒鬥你也太任性了。”


“不管哪個平行世界都找不到你。”


夜風飒飒,還有無所謂的樹葉抖動的聲音。


除此之外,聽不到任何聲音。


他此刻看向遠方的夜空,即使不看早已被自己舍棄的手表,他也知道這是一年的末尾了。


遠處的花火在曾經的少年眼底綻開,他露出了喜悅似的笑容閉上眼睛。


和某個人說過的一樣。


“像傻子一樣。”


啊,這種事情早就無所謂了。


“新年快...

【天加】 楔子

送给给我鼓励的 @沿阶草  妹子……不要脸地写了一只小段子 希望喜欢w


那是他第一次在学生会室见到自己班级女生叽叽喳喳议论的话题人物 

天道总司

他想起隔天晚上睡梦里 似乎有个声音在耳廓边低语 好像在呼唤自己名字

含混不清地声音淹没在记忆的潮水里 心脏忽然像水磊一样砰砰作响

一种久别重逢的陌生感 在炎热的夏日里 被晒得花白的水泥地一灼 就被照得无处遁形

走神的他完全没有注意到一步一步走向自己的话题人物 整个人都是一首无可挑剔的十四行诗

他呆呆的看...

捂脸

在学校里开的蕉橙的脑洞写满了三大面结果回家以后没脸发上来【。

谁来救救话唠症患者【【【【

【蕉橙】无知

被最新的渣蕉刺激到了 这一话标题应该叫我们离婚吧

没有逻辑的话请原谅

没有逻辑的话请原谅

没有逻辑的话请原谅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戒斗反应过来的时候,自己OVERLOAD化的双手已经贯穿了紘汰的胸口。

血液湿润温暖的感觉好像自己的手被对方紧紧握住一般。动作没有拖泥带水的犹豫,心里却好像掏空了什么东西。

紘汰因疼痛而皱起的眉头在对上戒斗动摇的不是十分厉害的视线后却放松下来,露出和往常不同,寂寞却又有些温和的笑容。和上次一样半脱力似的瘫倒在对方怀里,用片刻的安宁勉力组织一些话语。

再不说的话,要烂在心里了。

他无力的苦笑。

沾满灰尘和血污的手颤抖...

【蕉橙】偶然

人参第一次码字嘤嘤嘤……

逻辑混乱前言不搭后语


夏夜的虫声声势浩大得好像要淹到屋子里来,紘汰把冰袋从额头上拎了起来,遵从姐姐“发烧了不许开空调好好躺着”的绝对命令,还是觉得热得不行,只能溜出门外到广场上去吹风

脑袋昏得发胀,看着围着路灯飞舞的蛾子都觉得吃力。

夜空里挂着的一轮淡淡的月亮仿佛是死人屋里一盏忘了熄灭的灯。

汗珠停在额头上迟迟不肯落下,他摇了摇脑袋,半迷糊地嘟囔着:“好难受啊,早知道不偷跑出来了”

“那是你自作自受。”熟悉的声音把他拉回了半清醒。

“戒斗?!为什么你会在这里?”原本不安分的某人跳了起来又脱力地倒了下去,被对方熟练地一把揪住胳膊扔回了长椅上,倚着路灯慵...

© 覆水难收|Powered by LOFTER